佛

水彩四開-阿契斯水彩紙-回家的路 八卦山

NET  

水彩四開-阿契斯水彩紙-回家的路 戲院

 

佛像形式的眼睛為什麼都是半開,以美學而言半開符合佛家所說"理想的狀態"也就是中道

,中道觀是二元相對以外的獨特思想,述說的是一種不偏倚任一方的平衡狀態,佛家經常

也與無我或空並述。又說佛眼半開為一種變化中的過程,此可聯想到許多古代西方雕塑就

是塑造出"活動的瞬間",如運動員擲球的雕塑,球還在手裡、身體仍未到達球射出之前的

瞬間,在那一瞬間的體態是最為靈動而有力量的形象,所以如對應到佛家的中道,平衡其

實代表一種充滿可能的過程.....

經常來工作室找我的朋友,其中一位大學時英文班認識的食素朋友,原本只是泛泛之交,

在工作室成立後因為經常往來也逐漸熟識,這天忽然聊起佛像,我自然由熟識的藝術創作

和感興趣的佛學說起,我們半開玩笑的說如果寺廟裡的佛像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即失去了最

基本的符號原則,因為那會讓人極不舒服也失去神聖的感覺!其實我真正在想的是這些錯綜

複雜的由不同文明所共識的符號或者形象標準是否真能代表一種真實的通性,形上的神是

否也真是圍困於形式之中的這些有限生命得以延伸,如此藝術會不會如同鄉愁般只是創作

者對原生自然或神聖的一廂情願,即說明了為何今日充滿濫情而不求甚解的創作者,我想

問題並不在於鄉愁或符號形式,而是"人"的問題,藝術果能成為時代的良心,那我們所倚

靠的總是致力於追求真理的創作者,但問題在於觀者如何能分辨創作者所示現的真理是否

為真實這說明了對於觀者而言了解創作者更重於沉迷於解讀其作品,甚觀者如能深化藝術

到自身更重於去仰賴創作者所示現的創作又或真實,藝術與創作並非創作者的專利,藝術

之於創作者並非只是拿筆畫畫而已、對觀者而言也不能只是怡情。我試想藝術系統接近東

方的中道觀,藉由創作提升思考而改變存在方式、達到平衡的生命狀態,當然,比作宗教

如果依舊認為可以透過拜佛燒香或咒語任意要求,就會像是某些矯情無思考只是累積幻術

技巧的創作者或認為接近藝術品就能提升自己的觀者一樣無用和膚淺,藝術裡所說的所有

提升與境界都是具實存在而需要實際經驗的一段段過程所生發,生命的正確來自於活的多

麼真實,而這個"真實"要實地的去尋找,覺者悉達多從未設立廟宇制度或祭祀,也從未要

人們以他為偶像,他像導師一般只是要傳達這一連串改變"心"的科學過程。

話說回來無論是宗教或者藝術其本質皆不是外在所構成的眾多符號或形式,因為那些由文

明所衍生出的真理假象並不能真正改變存在所受的真正限制,怪誕又矛盾的生命偏又迫使

人們要局限在這些符號、形式的文明之中,於是突破這永恆回歸或說是輪迴便是所有對真

實存在有期待的人所必需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fart44 的頭像
ifart44

一個人散散步 alonewalking

ifart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