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山堂往營區的後方大約步行五分鐘就是彈藥庫跟一處後門哨站,站外連接一條杳無人煙的產業道路,

道路外是大片竹林、野地和一座大山,天色一晚大山看起來就像蹲坐的巨人遮住月光,使的竹林、野地和

鄉道黯淡無光,僅有後門哨站、彈藥庫和中山堂發出的微微光亮,由山裡吹來的異氣吹動竹林後發出的

嗦嗦聲好魅惑人,營區內流傳這裡經常有鬼怪出現也發生過士兵飲彈的傳說,這裡的哨站可算是所有連隊

最不想值勤的地點,連上恰巧在我退伍之際被排定管理這裡的班哨,於是我白天在中山堂工作、晚上有時

也要回到這邊站哨,我的膽子不大,但我非常善於心理建設,尤其在我遭遇奇怪的時候,縱使被驚嚇心裡

波濤洶湧表面卻總是能保持異常平靜,記得921地震當時我在台北學畫念書,震後很長一段時間我的精神變

得非常脆弱,睡前經常聽見不存在的男、女在我耳邊的喃喃說話,地震發生那段時間我正好在學習人像畫,

牆上、地上擺滿各式各樣的人像畫作,一個人獨處時我經常能感覺到所有的人像在地上對著我笑,當時雖然

害怕,但我表面總是不以為意、假裝沒有這回事,長年獨處我練就了一種奇怪的保護機制"就是保持冷靜",

甚至有時心情愉快也不會有笑容!話說每晚離開中山堂之前我會關閉所有燈光和總電源才離開,這天我一如往

常在關上電源後、鎖上門,正當我轉身要離開中山堂的時候忽然聽見背後傳來有人幽幽的叫我的名子,我停

下腳步確認,只有聽見大山下竹林裡傳來的嗦嗦風聲和蟲鳴,我心裡明白應當不是"人"在叫我,因為中山堂

周遭圍著一大片空地,縱使有人,在我回頭的片刻也不可能瞬間跑開或在曠野中及時找到一處躲藏,於是我

趕緊戴上有國徽的軍帽快步回連隊。

連上有一位智商較低弱的老兵,智力測驗只剛好達到可以服兵役的程度,但也將近退伍,有天這位老兵被安排

午夜的崗哨,值勤時間沒到就打電話回連上要班長趕緊帶他回來,記得老兵被帶回連上時嘴裡叫喊著"來了!

來了!他來了!我不想再去那邊了!"後來聽說班長到哨站時見他瑟縮在桌底,值勤簿本、所內的物品和配槍散落一

地,隔幾天,我也被排了午夜站哨,哨所是一個類似燈塔形狀的兩樓塔物,在一樓唯一的出入口,進入後可循

著塔中間的迴旋梯上二樓,二樓四周是沒有死角的環形窗戶,站哨時必須關上全部燈光,在黑暗中有人靠近

哨站時用探照燈照明來源才能處於優勢觀察或反擊,班長知道老兵那件事讓弟兄們特別緊張,在我上哨

前特別叮嚀我"不要擔心,有什麼事就打電話回連上",士兵站哨時要配槍且全副武裝戴上鋼盔,因為配槍的緣故,

所以來、去途中必須由班長帶領,但在哨站的兩小時都是一人獨自值勤,在事先做好萬全準備的我,打算兩小時

都拿來畫速寫分散恐怖的感覺,打定主意只要"他來了"二話不說馬上打電話回連上!而且換上有國徽可以避邪的小帽。

南部的夜晚天上滿布星點 、加上月光,即使有一旁大山的遮蔽依舊透出微微的光亮可以畫畫,哨所裡除了聽見竹林

嗦嗦聲和蟲鳴還加上我沙沙的鉛筆聲,我對著窗外黑暗專注的一張接著一張不停地畫,雖然不知道自己在畫什麼但

只要能不去想恐怖的事就好,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勤務時間只剩下半個小時,哨所外突然傳來腳步靠近的聲音,我

高興地打開探照燈搜尋聲音的方向,一邊喊"站住!口令!誰!",心想查哨的長官終於到我這!一般查哨長官要簽完所內

的簿本,查探士兵的服裝是否整齊、槍枝正常,往往得花上十來分鐘,這樣今晚的值勤可算是安然渡過!但當我查探

哨所四周卻一個人影也沒有,遠方哨站看見我開燈隨即打電話過來詢問是否長官查哨,我關上探燈正納悶的時候哨

所外又傳來腳步聲,就在前一秒我才確認無人此時腳步已經迅速地進入站內一樓,鏗鏘地踏上迴旋梯,金屬梯上發

出的聲響像是軍靴踩踏的聲音,越靠近二樓步伐越慢越沉重,像是知道我在二樓正盯著他,故意放慢腳步要偷偷接

近我,我想這應該就是老兵口中的"他",我下意識地舉起槍對準樓梯口大喊"是誰!"、一邊迅速換上小帽、打開所有

站內燈光和探照燈,當下腳步聲立即消失、除了我以外,光亮遍及之處空無一人。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一個人散散步 alonewalking

ifart4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