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壇-對開-紙本水彩

 

工作室裡的一方天窗虔誠的望向天際,為何藏身於文明遮蔽物的人需要留一方和自然外在的連結,我想那是因為無論人類再怎麼背離自然都對原本神聖真實

的原生有所想望!對於自然的想望是一種身為人獨有的提升本能,有別於動物的生存本能,人類歷經原始、獵捕、農耕而出走自然轉向文明的漫長演化過程裡

,自然本我如同一條"回家的路,"印記在人的血液裡,呼喚且相應著早已經對立於自然外的形式生命,成為生命在形式裡普遍象徵省思與救贖的出口,果如此

,那我們要理解即是這些以文明為基礎所意想出的"自然中的人"在經由藝術、宗教與超越性的思想所建立起的"神聖連結"其可靠或真實性與否?又或者以此為

使命的形式生命是否真能掙脫文明物外而尋得真實。

炎炎夏日,我正趕忙於五月的水彩作品,從工作室天窗溜進的一方日光就像日晷,當日光照射在爺爺照片上的時候就是我每天動工開始畫畫的時候,作畫的過

程日光緩緩向我移動,經過書櫃上朱光潛的"談美"、照過"波伊斯傳"、接著"第二性",繼續移動來到我為了勉勵自己在牆上貼的"心恆安住"的小紙條,一直到照

亮我桌面上的畫紙和我,即是日正當中吃飯的時間,下午,當日光剛踏過畫紙時我緊接著開始工作一直到天色晦暗才起身開燈結束一天的創作,這樣的情況讓

我非常慶幸當初在裝潢時堅持要鐵工師傅幫我在屋頂開扇窗,一來節省用電,白天可藉由自然光作畫,二來讓我感覺到即使長時間工作不出門也能與外面有某

種程度上的連結,對於生命而言這一方連結尤其重要!就像"無竹不居"的蘇東坡,伴竹而居雖說是雅士氣節的外在表現,不過就崇尚自然的蘇氏而言,當明白在

生活中必須留存內在自我與自然連結的重要性,此一連結能讓我們短暫排除文明而更客觀地觀看自我在當下的形式存在,可能驚見依形式所詮釋出的種種無論

外在或精神是如此的不真實,比起自然,文明形式是這麼脆弱而且多餘,如同眾多顏料色彩即使建構出一時的偽自然畫作終不比真實自然的恆常且"自然美",

映照在工作室裡的日光能提醒我"藝術的完成"不在手上的作品是否能完成,形式作品的完成或美妙都只是自然之後形式的理型投射,最重要的,映照在我身上

的溫暖陽光能提醒我,再怎麼好的藝術也不及真實生命的繁複和壯美,創作者存在本身的美和自然要比作品來的重要許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fart44 的頭像
ifart44

一個人散散步 alonewalking

ifart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