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me and Punishment 水彩 53.5X32.7cm

 

哲學研討吸引人的是能聽到學者們對於同一個議題、人物或學派的研究發表,也能拿到他們研究相關的文本、並且參加費用不高、

還包含供餐!雖然我不是學習哲學,不過進行創作的過程中必須藉由邏輯工具來表達或進行思想的答辯,藝術發展的過程中雖有絕

對獨化的高度自由,可一但屬於創作者的存在之"獨"以"化"而動之,就必須訴諸於工具性表達或被強迫在文明中呈現,用人的角度

,以哲學和藝術為基礎擴展出的各類研究思考無可避免的具備了某程度的相應性,於是台上哲學家無論發表何種哲學研究,對我而

言或許能在其中得到養分。

一場哲學研討會中,台上外國學者用流利的中文滔滔不絕的講述孔、孟心學,以辯證引論出他研究的成果。在我驚嘆老外的中文居

然比我的英文流利的同時,前座一位台灣的中年人正對一旁的人說道 "他以為哲學能像藝術一般,沒有根據、天馬行空的胡亂假設

嗎"?在他旁邊的人使勁點頭說著 "對啊!沒錯!"從事藝術創作的我只是去旁聽順便吃飯居然也無端中箭,雖然心裡憤憤不平,但我深知

那位不服氣的厲害角色和應聲夥伴絕對不怎麼了解藝術,且他的思想必然也不怎麼專業!這位以為了解藝術的專家與ㄧ般人所認知的,

藝術創作只要能咨意表現、沒有根據的胡鬧一場就能交代並沒有太大差異,曾經我在不同場合和眾人面前進行過繪畫,只要我所選

擇的表現形式過於脫離具象、或不深入描繪寫實,那換來的評語大部分都是"你看吧,看不懂的就是藝術!"、"這就是藝術家的眼睛

跟我們不一樣的地方!"或者"我真的不懂藝術"諸如此類苛薄而帶有敵意的言語,相反只要我仔細描繪、著重在具象的表現時,那觀眾

就會仔細端詳,安靜的欣賞我作畫,好似突然非常的理解我一般。這代表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群眾在直觀面對藝術之前就已經被

影響、建立了一個不包含知識與結構性的扭曲態度,進行在他們生活中可以遇見的眾多藝術體驗,我要強調這相當嚴重!這些稍有學識、

或自以為有欣賞能力的人群並不具備足夠的藝術涵養來負起擴張功能,於是恐懼而憤恨地將藝術推向狹義資本市場的操控。我們經常

能看到直觀欣賞藝術品的外國人,他們客觀的充滿疑問、急切的觀察,希望能了解創作者所傳遞的真實訊息,但無論再好的藝術卻只

能聽見台灣人討論著該創作者師承何處,市場效益或受某位明星背書,或為其形式做牽強的個人品味狹義的論斷,台灣不乏高超的

創作者或者美術館,但真實卻在擴及群眾之時出現嚴重斷層!話說回來,在一場相關於哲學的研究討論當中,我們可以發現外國學者們經

常能開放性的進行跨領域思考,無懼的經受挑戰、只為了解決相關真實的問題,相反的,台灣人卻經常窠臼於理所當然之中,對他們

而言安全的完成形式、不用挑戰的思考過程更重於真實,這些安全的過程保證了他們在文明之中或甚至學術領域中的思想地位、以便滋

養他們個人的市場效益,確著實斷送了台灣和仍懵懂的廣大群眾,於是對於當下我在研討會中、研究者口中所聽到的狹義又帶著仇恨的

思想評論對我而言會比任何隨便場合一般人口中說出來的驚悚許多。

藝術能否巨大的涵蓋資本市場而不被吞噬倚靠的當然是創作者本身的真實,但更重要的也是尾端的擴張群眾們,藝術在西方市場中的多

樣化與平衡不緊緊因為廣大的地域性和市場本質或成熟度,其實也因為藝術在進入市場前即具備了相當的真實與知識系統,這樣的結構

由眾多相應內涵的成熟群眾支持一起衝撞自由市場,於是能在進入市場競爭分類之後仍保有多樣特徵與真實性。如此市場對於真實藝術

而言並未削減,只是更堅實了這些系統的文明影響和擴張性質,進一步對文明整體均質得進行影響,具備藝術的文明不但能在教育和共

識的改造結構當中成就個人在各自領域中的提升關鍵,也將群體導向善性的選擇當中,漢寶德在談美中談到"藝術是各個時代的良知",

一個藝術低落、普遍不真實的國家,當前表面的經濟惡劣和文明敗壞也只是一連串嚴重後果的開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fart44 的頭像
ifart44

一個人散散步 alonewalking

ifart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